全国热线:021-68340001

各地减负新规频出台:学校越来越松 家长越来越“疯”阳江龙舟

2018-03-28

摘要:”令她“心寒”的是,评论里一片“不可能”“不可能+1”“+10086”,队形整齐。 三是教育资本化。 应试教育的现实与家长主动增负,说浅了是种“剧场效应”,是三人成虎的焦虑感;更深层次看,是民众对更好教育服务的追求,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长期不平衡之间...

  ”令她“心寒”的是,评论里一片“不可能”“不可能+1”“+10086”,队形整齐。

  三是教育资本化。

  应试教育的现实与家长主动增负,说浅了是种“剧场效应”,是三人成虎的焦虑感;更深层次看,是民众对更好教育服务的追求,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长期不平衡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而补课乱象、学生负担重等都只是表象。

  正是由于公办教育不断减、不断退,唯恐孩子掉队的家长们才会陷入军备竞赛,资本成为教育的主宰。

  “公办省钱,民办省心”也逐步化为泡影,补课正在成为公立学校不能满足家长需求时候的刚需。

  “优质均衡的基础未能达成前,广泛被群众认可的公平即统一考试如果被剥夺了,那权、钱的寻租空间就必然出现,草根阶层的被剥夺感、不公平感就会产生。”

  回顾初心,减负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削弱教育,而恰恰是为了给予家庭更多的个性选择空间,去加强素质教育,提高创新能力,解决高分低能。

  吴晓茅认为,我们制定的很多政策过于理想化,与现实脱节,才会招致抨击。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地出台花样繁多的减负政策,换来的却是家长越来越冷漠的反应,甚至是“请不要再给我的孩子减负”的控诉,以及一连串触目惊心的马太效应。

  减负令严格地限制了学校老师的能动性。

  根据2017年江苏省南京初中名校中考均分排名,排行榜前9名中7家是民办;两家公办学校中,南外是唯一一个可以跨区域掐尖招生的特殊公办,树人则刚刚由民办转为公办。

  关键在于,人们呼唤的是真正的减负,不能减责、不能减质,更不能打着减负的旗号夹带私货,同时还要尽快提质、均衡,才有可能让学生在应付考试之余有更多时间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更全面的“人”。

  开学第一天,南京市公务员黄颖发了一条朋友圈:“又开学了,但愿母慈子孝的模式一直在线。

  最近,各地教育部门减负新规频频出台:

  指的是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这一部分。在这个以内的,叫做课业、学业,叫做必须付出的努力。

  与此同时,“现在的老师太好当了”“现在的学校太会甩锅了”则成为家长们的吐槽金句。

  凡此种种已成为目前众多有娃一族十分标准而又波澜不惊的生活常态。

  为何学校越来越松,家长却越来越“疯”?

  曾担任校长与教育局局长多年的吴晓茅说:公办学校越是对减负政策执行到位,其结果越是令人尴尬。

  浙江省“减负令”除延迟到校时间外,部分地区还试行“中学生做功课至晚上10点可以选择不做”“小学生晚上9点可以不做”。

  疯癫般的家长,慈母般的老师

  时至今日,“一周八九节辅导课,每周休息半天”“家庭一半收入给孩子补课”等情况早已席卷全国。

  现实中,教育系统关乎基本民生,情况又错综复杂,改革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当学生、家长、社会等真的减了负担,老师、学校、教育官员就势必增加了义务与责任。蒋芳

  在减负的大背景之下,校内不留作业,校外补;校内不分班,校外分;校内不考,校外考;校内不竞赛,校外大比拼……

  “很多薄弱的公办初中连中考全市平均分都达不到,办学质量不高,导致学校对家长和学生更没有吸引力,生源困难,形成恶性循环。”吴晓茅说。

  仔细分析,当你害怕减负时你怕的是什么——怕的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怕的是我减了,别人不减;怕的是减负减负,减成废物;更怕减负变成减责,衍生出更多“潜规则”。

  南京的家长陈先生买了学区房把孩子送进了公办小学,上到二年级就后悔了:“每天下午两三点就放学,作业很少,不能排名,学校因为强调素质教育而限制的东西,家长都得通过校外烧钱弥补回来。”

  “大老爷们”上班时间讨论小学孩子的奥数题,另外“半边天”呼朋唤友在微信群里秒杀“原版教材”和性价比最高的打印机,放学后一群爷爷奶奶负责去课外班占座,另一群爸爸妈妈马不停蹄带着娃和外卖奔向教室……

  “家长有种病,自己觉得是奋斗,别人觉得是中邪。”

  一二年级不能留书面作业,不能排名,否则将可能被家长投诉。

  然而,对很多家长而言,素质教育就是让孩子多学几项技能。

  “要择校,到民校”“初中不进民办,大学就进民办”,公办教育在某些教育市场比较成熟乃至过热的地区,正在呈现出一种“低保化”的趋势。

于丹趣品人生书

  家长批改作业、辅导功课、陪伴孩子学习……有位家长告诉半月谈记者:三年级时,孩子一学期才用了不到两个生字本。孩子的拼音、书写掌握得远不如自己当年,期末还得自己打印资料复习。

  不是对老师有意见,而是对家庭教育与校内教育的“错位”有意见,对教师的专业教育活动向家长转移,对家庭教育职责的无限放大有意见。

  当城市家庭为了下一代的未来不断用“烧钱”的方式“增负”时,乡村教育正在放任自流。

  该文说,

  “除了睡觉,哪怕吃饭、上厕所、走路,村里的青少年手中也往往横着手机。聊起游戏,他们不由眉飞色舞;谈起别的,则‘兴趣缺缺’,甚至压根就不答话。”

于丹趣品人生书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src="" title="资料图:小学课堂。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 资料图:小学课堂。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公立低保化,农村边缘化,教育资本化

  所有校内因减负放弃的“阵地”与“跑道”,现在已经由校外全面接管,导致辅导教学“喧宾夺主”现象愈演愈烈。

  不少家长坦言,小升初不考试,但优质初中却是稀缺资源,当“竞争跑道”不再清晰,从校内转移到了校外,方法上也从“短跑”“竞速”升级到“花样赛”“障碍赛”“马拉松”,家长在课外辅导班花费不菲、学生疲于奔命的状况只能更胜从前。

  愈演愈烈的“报班热”,越来越长的补课账单,让置身事外的人们感到匪夷所思。

  教育专家认为,尽管社会上已经出现了“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的呼声,但本质上,减负的方向是正确的,回归教育本质的战略是正确的。

  今年春节期间,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的公务员韩飞在回老家山东枣庄时写的一篇《乡村青少年的未来被“吃鸡农药”重重围困》在网络引发热议。

  南京一位家长感慨,生孩子前看见这种新闻都觉得“这是疯了吧,等我生了娃云云”,等到置身其中,才发现迟早都会泯然众人。

  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今年两会期间引用古诗,用“一山放过一山拦”形容几十年喊减负,负担却越来越重的“死结”。

  江苏省发布最严“减负令”,规定小学一二年级不得布置书面作业;

  然而这些新政并没有得到一片叫好声,除了质疑治标不治本的痼疾外,人们还开始反思减负本身的合理性。

  如今,越来越快乐的学校教育,却似乎让家长们越来越“疯癫”了:陪写作业鸡飞狗跳,孩子要做好自我防护;月薪3万撑不过一个暑假,家庭收入一半用来报培训班……人人盼减负,人人又怕减负。

  四五年前,湖北武汉的徐女士因为给5岁半的儿子报了17个辅导班、花费12万元而成为全国知名的“着急妈妈”。

  减负不能减责任、减质量、减求知欲

  《拼娃:学霸世家谈教育》一书的作者张捷认为,资源稀缺必然需要竞争,而减负是减不掉这个竞争的。没有了公开的公平的竞争,潜规则就会横行。

  二是农村边缘化。

  减负不能偷换概念,求知欲不是负担,正常的竞争不是负担,老师和教育部门的责任不是负担。

  一是公立低保化。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全国两会期间在记者会上进一步明确了“减负”概念:什么叫负担?

  为什么人们一边盼着减负,一边又害怕减负?

  北京海淀区某小学四年级的某班,就因一名老教师让孩子写作业被家长告到教委,事后即便全班其他所有家长挽留,该名“负责任”的老教师仍被迫离开原有的教育岗位……

安倍:夫人任森友名誉校长是为了提升学园信誉伦敦奥运会辣妹组合

  教育专家认为,细究这样的“金句”,还是要搞明白家长究竟在抱怨什么?

  韩飞与这些孩子的家长交谈,“当我谈起未来两个字,他们往往自嘲且讽刺地一笑:‘农村人谈什么未来,中学毕业出去打工就是了’。”

上一篇:安倍:夫人任森友名誉校长是为了提升学园信誉伦敦奥运会辣妹组合

下一篇:没有了